蜕变后的柏林

蜕变后的柏林

 

蜕变后的柏林
新、旧 Kaiser-Wilhelm-Gedächtniskirche 威廉皇帝纪念教堂
(因为旧教堂围起来整修,这张照片是翻拍自明信片)

 

蜕变后的柏林
旧教堂内天花板上美丽的壁画

 

蜕变后的柏林
历经战火摧残的旧教堂,耶稣像也难逃被破坏的命运,修复后的耶稣像,反而更有生命感

 

蜕变后的柏林
新教堂内的主坛,非常极简的设计,坐在里面,有种很震撼,却又很平静的感觉

 

蜕变后的柏林
主坛对面上方的非常现代的管风琴,教堂里不定期举行音乐会


 

旧威廉皇帝纪念教堂,是 19 世纪末,德意志帝国皇帝威廉二世,为纪念他的祖父而建,二次大战中,被盟军猛烈的炮火损毁,战后,原本计划将旧教堂拆除,重新建造一座新教堂,没想到引起柏林人强烈反对,希望留作纪念,因而保留下来,在旁边另外建一座新教堂,形成今日新旧教堂并存的景象。新教堂有超过 300 个玻璃窗,由法国玻璃艺术家 Gabriel Loire 製作,每个窗并非一块玻璃,而是将玻璃打碎,重新组合成正方形,才会有像宝石折射般的光线。

 

 

蜕变后的柏林
电视塔和教堂,我很喜欢柏林这种新旧并存,相互包容的精神

 

蜕变后的柏林
下榻的旅馆房间,有电影 “再见列宁” 的风格,中间的老收音机,还可以使用喔!

 

蜕变后的柏林
夹杂现代和复古风的家俱

 

蜕变后的柏林
“欧洲受难犹太人纪念碑” 上的天空

 

 

这不是一个纪念碑,而是由一群共 2177 块的水泥块,组合而成,这些水泥块长、宽相同,但高度和倾斜度各有差异,形成高低起伏的波浪感。这里没有任何姓名、文字叙述,完全由参观者自己去感受。

 

 

蜕变后的柏林
柏林大教堂旁的公共艺术

 

蜕变后的柏林
我最喜欢这一尊,慵懒又有自信

 

蜕变后的柏林
beer bike 啤酒脚踏车,一边喝啤酒,一边踩脚踏车运动,一边观光,一举数得

 

蜕变后的柏林
卖香肠夹麵包的小贩,所有家当,包括炭烤炉,都在身上,是现烤的德国香肠喔,超有创意!

 

蜕变后的柏林
这家饭店,因为当年 Micheal Jackson 麦可杰克森抱着小婴儿在窗边晃,而声名大臊

 

蜕变后的柏林
包浩斯档案博物馆,超级推荐!

 

 

德国工艺发达世界闻名,包浩斯学校对现代设计的影响,更是深远。我在这里看到一段寓意深远的话,它说 “Eucation is not only concerned with practical goals but also with values.”  教育不应该只关注实际目标,更应该关注价值。和大家分享!

 

 

跟着琵雅诺一起游玩在柏林

〉〉我爱柏林! Ich Liebe Berlin!

〉〉柏林国会大厦 Reichstag Building

〉〉柏林围墙

更多专栏文章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