蜕变的时刻!争冠球队核心即将老去,小Gasol和灰熊是时候该

西班牙队被斯洛维尼亚队爆冷击败后,Marc Gasol将要回到曼菲斯继续自己的球员生活。

蜕变的时刻!争冠球队核心即将老去,小Gasol和灰熊是时候该

西班牙队在欧锦赛的準决赛以92-72输给斯洛维尼亚队,这大概是Marc Gasol和他哥哥——Pau Gasol,一起在国家队打的最后一场比赛了。这对小Gasol来说意味着一个时代的结束,在过去的12年里,这两个七尺长人统治着欧洲篮球,依靠着他们的身高和技巧碾压其他球队。然而,面对斯洛维尼亚Goran Dragic和Luka Doncic的后卫组合他们却没有办法,只能让对手一次次使用挡拆撕裂防线。在防挡拆时作为大个子他们无法面面俱到,对手总能找到他们的漏洞,他们要幺直接攻击篮框,要幺来一个急停跳投亦或是分球给顺下的队友袭篮。西班牙队对传统双塔的运用已经是炉火纯青,但是在第四节他们还是被迫换上更小的整容,他们让Juan Hernangomez打四号位让四个外线球员围绕在小Gasol的周围。西班牙队的这个安排就像今年NBA季后赛中灰熊队打法的翻版。

小Gasol的职业生涯到目前为止大部分时间都有一个高大的前场搭档,比如西班牙国家队中的大Gasol,灰熊队中则有Zach Randolph。在过去的几年里,随着他的搭档们不再年轻,球队也感觉到了这种打法带来的收益在逐渐减少。不过小Gasol值得称讚的一点是他正在积极适应现代篮球发展的趋势:上赛季他投出了268记三分,要知道在他职业生涯的前八年中,他一共只在三分线外出手了66次。随着小Gasol的合约来到最后一年,灰熊队也急需做出改变来适应现在的比赛节奏。

灰熊的教练团当然也洞察到了比赛节奏的变化。David Fizdale赛季做的第一个变动就是将Randolph放到了板凳上并用JaMychal Green顶替他的位置。在升任总教练的第一年,他「现代化」了灰熊的进攻并且做了一些让球队年轻化的操作,虽然想交易得到心仪的球员并不简单。在首轮对上马刺的系列赛进行到一半时,Randolph又被重新提回了先发,场均时间相比例行赛增加了七分钟。同时,由于Tony Allen和Chandler Parsons的伤病,40岁的Vince Carter成了系列赛中最可靠侧翼。即使这样,灰熊还是将他们与马刺的系列赛拖到了第六场场才分出胜负,但也可以发现他们已经很多次在季后赛的舞台上昙花一现。

如果说去年是转型,那幺今年就应该是蜕变的时刻了。Randolph和Allen他们和Carter一样都是球队很好的精神领袖,球队中已经没有几名老将了。除了小Gasol和Mike Conley(赛季开始前也将过他的30岁生日),阵中剩下的年满30岁的球员只有玻璃人Brandan Wright以及Mario Chalmers了,他刚刚用了一整年的时间从阿基里斯腱撕裂的伤势中恢复过来。Green作为受限制自由球员尚未与任何一支球队的报价,所以下赛季将很有可能还在球队中,但是球队还有许多的上场时间可以留给球队中的年轻人和想要再次证明自己的球员们。

灰熊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他们没有足够的薪资空间签下一名自由球员来补强阵容。在给了小Gasol、Conley和Parsons大合约以后,他们接下来几个赛季的薪资单如下表:

蜕变的时刻!争冠球队核心即将老去,小Gasol和灰熊是时候该

Conley、Parsons和小Gasol的合约

Parsons来的第一年对灰熊毫无贡献。他在打了34场比赛后就缺席了当赛季剩下所有的比赛,膝伤已经让他连续三年过早的结束了他的赛季征程。他在场上的时候就像只是一副驱壳一样,看看他的数据就知道:以33.8%的命中率(三分球命中率为26.9%)拿下场均6.2分,外加2.5个篮板。他的跳投弧线总是太平,看起来就像他的膝盖无法推动他的身体上升,而他在比赛中还经常投出一些根本没机会进的球。

最讽刺的是:一个健康的Parsons本应该是引领灰熊进入新时代最合适的球员。他有着6尺10寸的身高、230磅的体重以及良好的运动能力,这使他本能够胜任二、三号位摇摆人的位置,让灰熊有能力围绕小Gasol安排1内4外的阵型。但是,由于他整个赛季都只能呆在洛杉矶养伤,使得小Gasol只能到三分线外为Randolph和Green拉开空间。Parsons本可以做到拉扯防守,自己创造投篮机会,作为球队的第二组织点并在小Gasol和Conley下场时运转球队的进攻等等。他曾经绝对是灰熊一直在寻找的全能摇摆人。在2013年交易走Rudy Gay之后,以下侧翼球员都至少先发过30场:Allen、Parsons、Tayshaun Prince、Courtney Lee、Jeff Green和Matt Barnes。Lee是他们之中唯一一个真正的3D球员(Barnes为灰熊打球时已经35岁了),但他并没有能力运转球队的进攻。

在这个注重速度与空间的时代,想要围绕小Gasol这种7尺长人打造一支争冠的球队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小Gasol是一个很好的防守球员,但在对上五小阵容时,却是球队的一大弱点,就比如勇士,他们会让他防守的球员和Stephen Curry、Kevin Durant和Draymond Green打挡拆。然而,灰熊并没有选择在小Gasol的身边安排更小更快的球员来最小化他的运动能力带来的负面影响,而是进一步发挥球队现有的长处,让他和一个同样笨重的前场——Randolph,搭档,Randolph同样是一个传统型大个,也在三分线外的防守上吃了很多苦头。而现在,灰熊是时候要做出一些改变了。

曼菲斯的球迷们都对Parsons的伤病持谨慎乐观的态度,三年以来第一次,他有了一整个完整的夏天来康复。然而,就算他恢复健康,灰熊还是需要队中老将或者还未证明自己的年轻人来填补他们侧翼的轮换。

Tyreke Evans:Evans在当地人心目中是个英雄,是他带领着John Calipari的最后一支曼菲斯的大学球队打入了2009年的甜蜜16强。因为严重的膝伤,他两个赛季只打了65场比赛,现在,他正试图拯救自己的职业生涯。靠着强壮的身体(6尺6寸,220磅)他能够随时冲击对手的篮框,但是如果他的爆发力无法恢复到之前的水平,那他恐怕得重新定义自己的比赛风格。他需要足够的球权来发挥自己的能力,而他作为后卫职业生涯三分球命中率仅有29.5%。所以,Evans很有可能会作为第六人的身份出现在球队的阵容中。

Ben McLemore:来自堪萨斯大学的McLemore在他四年的国王生涯中始终没能找到自己的定位。他有着得分后卫的标準身材(6尺5寸)以及良好的三分球手感(职业生涯命中率为35.2%,场均出手3.6次),但他总是缺乏自信,并且在对比赛的一些细节处理上做的不够好。但是他现在只有24岁,仍然是灰熊值得尝试的一个低风险选项。不幸的是他在休赛季中的一场非正式比赛中伤到了自己的右脚,根据先前的报导他将缺席12周。最近,他还在推特上向Kobe Bryant申请了「曼巴挑战」,但他还未收到任何回覆。

Wayne Selden:又一个来自堪萨斯的得分后卫,Selden在为灰熊出场的17场比赛中表现平平。在大学打了三年以后参加选秀,然而并没有球队选中他,靠着他在发展联盟中优异的表现——场均18.5分4.8个篮板2.9次助攻以及0.9次抄截同时在场均出手6.2次的情况下有着34.9%的三分球命中率,让他受到了球队的关注。

James Ennis III:他们在这个位置上最保险的选择,他在灰熊上赛季的表现证明了自己能够成为合格的3D球员,37.2%的三分球命中率场均出手2.1次。在三年中辗转三支球队以后(其中两年在灰熊),这位27岁的球员已经找到了自己的定位。他积极并且了解自己在比赛中的责任:防守多个位置,转移球,但是在进攻中不佔太多的戏份。

Dillon Brooks:以命中率为48.8%场均拿下16.1分外加3.2个篮板和2.7次助攻的数据,在俄勒冈打出了一个精彩的赛季后,他当选了Pac-12联赛的最佳球员,在2017年选秀大会上被灰熊用45号签选中。他对比赛和得分有着不错的感觉并且极具侵略性,但是由于运动能力的限制他可能会在防守更高层次的球员中陷入挣扎。作为一个新秀,他需要在以自己以往的方式打球还是去赢得教练信任两者之间权衡,同时他还要想办法最大程度上保持让自己在大学取得成功的球风。

Rade Zagorac:作为2016选秀大会上的35号秀,Zagorac在塞尔维亚国内联赛的KK Mega Basket队——欧洲少有的几个愿意培养年轻人的球队之一,打完一整个赛季以后选择登陆美国。这个球队近几年向NBA输送了多名优秀的球员,比如Nikola Jokic、Timothé Luwawu-Cabarrot以及Ivica Zubac。他具有一个标準的侧翼身材(6尺9寸,205磅)以及全面的进攻手段。鉴于他的身体条件,有人质疑他要如何与这个星球上最好的篮球运动员们对抗,他在欧洲可从没遇到过。

如果Fizdale和他的教练团想要让球队做出改变,可以将两个高大的组织后卫Andrew Harrison和Wade Baldwin安排到侧翼的位置上,虽然他们上赛季在自己原本的位置上表现的并不是很好。同时,灰熊还可以让Jarrell Martin,2015年的25号秀,改打小球的4号位,如果Parsons暂时还回不来的话。鉴于他们有如此多的选择,灰熊的教练团在训练营以及赛季刚开始的几个月里将有很多的工作要做。

留给灰熊队时间已经不多了。小Gasol下赛季就将33岁,Conley十月份也将30岁,他们做为争冠球队核心的时间就要过去。如果这些安排无法奏效的话,留给灰熊的选择就少之又少。他们没有任何的交易资产和薪资空间,同时他们已经送出了一个未来的首轮籤,2019年1-8顺位保护或2020年1-6顺位保护或2021年的无保护。他们和NBA里的其他球队一样,都没有多少阵容的灵活性。好消息是,在过去的几个赛季里,灰熊赢下的比赛总是比他们可怜的场均分差给人感觉的胜场多,这是因为他们总是能拿下那些焦灼到最后的比赛。可能是球队中球员的持续性和团队经验在这些比赛中发挥了作用,不过现在都已经不在了。如果在赛季初球队无法找到正确的方向,那幺他们很可能要做出一些艰难抉择。

他们的两个核心球员,小Gasol的话只要管理层稍加推动便能够很容易的交易出去。而对于Conley来说,联盟中像他这种依靠速度的小后卫在30岁以后往往过得不太好,相比之下,小Gasol这种有着柔和手感的7尺长人在30岁以后则还能保持一个较高的水平。如果他们不能补充一些高质量的外线球员来帮助他的话,那幺把他交易到一个有这方面条件的球队对于双方来说都是不错的选择。Gasol兄弟强大的双塔组合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在大Gasol宣布从国家队退休以后,是在让一名传统长人——Willy Hernangomez,与小Gasol搭档,还是让Willy的弟弟Juan Hernangomez与之组成更年轻的前场组合,这是西班牙队现在正面临的难题。但不管西班牙队的选择是哥哥还是弟弟,只要他们不放弃大个阵容,那他们该如何跟上像斯洛维尼亚这样的对手呢?Marc Gasol整个职业生涯到目前为止都在与一些伟大的大个子们搭档,而在现在的篮球环境下,是时候看看当他拥有一个强大的侧翼搭档以后会发生些什幺了。



相关推荐